<label id="11111"></label>
  1. <output id="11111"></output>
    <meter id="11111"><ins id="11111"></ins></meter>

  2. 購買報告 年度報告
    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作者:劉心武
    出版社: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2017-08-01
    開本: 32開 頁數: 320
    讀者評分:5分3條評論
    本類榜單:文學銷量榜
    ¥38.6(6.5折)
    中 圖 價:¥45.4(7.7折)定價  ¥59.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版權信息

    • ISBN:9787218118666
    • 條形碼:9787218118666 ; 978-7-218-11866-6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本書特色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收集了劉心武回憶自己家世、出身、成長、求學并走上文學創作道路的一組文章,記錄了他在文學路上的成長故事,真實還原了其從青澀到成熟的創作歷程,體現了他對文學的認識和感悟。劉心武是我國當代文學史上的一個重要作家,其人生和創作歷程堪稱一個文學時代的縮影,劉心武文學回憶錄是閱讀和研究中國當代文學的重要讀本。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內容簡介

    從《班主任》到《鐘鼓樓》,再到《劉心武揭秘》,從中心到邊緣,再到中心,全景解讀劉心武四十年文學心路。
    在這片土地的空間里,在流逝的時間中,我這卑微的生命,算得了什么?
    ——劉心武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目錄

    總序
    自序
    自 述
    我是個*平常不過的人
    祖父、父親和我——掙不脫的鏈環
    炸出一個我
    父親脊背上的痱子
    遠去了,母親放飛的手
    歸來時,已萬家燈火矣
    隆福寺的回憶
    跟陌生人說話
    我的元記憶
    童年:火的記憶
    面對二十歲
    我為什么寫作
    我的處女作
    我的寫作老師
    風正一帆懸
    姐弟讀書樂
    妻子曉歌
    五十自戒
    我的平民朋友
    我的生命消費方式
    消化自卑
    這里葉子常綠
    90年代的“邊緣生活”
    《紅樓夢》系列講座的自白
    在美國講“紅樓”
    我看《金瓶梅》
    我與古典文學
    外國文學對我的影響
    我的讀書習慣
    一件虧心事
    有時何妨保守
    紅故事

    創作談
    《班主任》后記
    根植在生活的沃土
    《班主任》的前前后后
    我寫《鐘鼓樓》
    多層次地網絡式地去表現人
    關于長鏡頭和詠嘆調的自白
    關于《我愛每一片綠葉》——針對“變種”批評的思考
    1978春:為愛情恢復位置
    情節漫議
    《我愛每一片綠葉》的創作
    《鐘鼓樓》的結構與敘述語言的選擇
    中國作家與當代世界
    我的文學邊緣化
    面對文體革命
    ——劉再復、劉心武、劉湛秋三人談
    談《飄窗》及自己的寫作歷程
    附:劉心武著作年表
    展開全部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節選

    2004年初,我開始寫回憶錄。一個人應該是在覺得自己一生中的重大事情都過去以后,才有寫回憶錄的心境。我提筆寫下**句“我開始回憶”時,就是那樣的心境。但是沒有想到,竟還有“新故事”在接下來的歲月里迎候我,一度弄得我心煩意亂,回憶錄的寫作不得不停頓下來。
    一切都源于一個電話。大約在2004年夏末,案頭電話鈴響了,順手拿起話筒,是現代文學館的傅光明打來的。他此前多次給我來過電話,邀我到他們館里去講研究《紅樓夢》的心得,**次邀請記得是在2002年,那時我寫的《秦可卿之死》《賈元春之死》《妙玉之死》及其他涉紅文章早已結集出版且在1999年修訂為《紅樓三釵之謎》推出,他因此覺得我可以到他們館里給《紅樓夢》愛好者講講。我一直拒絕。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我總是告訴他:“現在懶得去講?!备倒饷骱闷?,他每次遭到我拒絕,回應的話音里總聽不出絲毫的生氣,總是說:“那好,現在就不講吧??墒俏疫€是希望你能來講。我過些時候再打電話約你,好嗎?”如此的好脾氣,縱使我性格再乖僻,也難免被軟化。那天我就徹底心軟了:“好吧。難為你始終不嫌棄我,這回我去講講?!?
    大約是2004年秋天,我應邀去了現代文學館,講我從秦可卿入手揭秘《紅樓夢》文本“真事隱、假語存”的研究心得。那天演講廳爆棚。原有的椅子不夠,又從另外的會議室里搬來些椅子。據說有的聽眾是看到預告后從天津趕過來的。
    我沒有講稿,只有一紙提綱,就那么漫談起來。講時我發現有人錄像,也沒在意。我知道現代文學館設備先進,“武裝到牙齒”,想必是錄下來作為館藏資料罷了。后來才知道,那時現代文學館是在與CCTV—10(科教頻道)的《百家講壇》欄目組合作,絕大多數講座經過剪輯后,就作為《百家講壇》的節目安排播出。
    過了些時日,忽然發現CCTV—10的《百家講壇》播出了一組《〈紅樓夢〉六人談》的節目,我講的編入其中,剪為上下兩集。剪輯得很好,當中的串詞也很得當,嵌入的圖片、配上的音樂也頗精彩?!栋偌抑v壇》沒有就此提前通知我,并不離譜,找出跟現代文學館簽的協議,當時沒有仔細看,那上面有一條是,演講者同意館里將所錄資料用于文化傳播(大意),《百家講壇》既然跟現代文學館另有合作協議,將去館里演講的錄像資料加以利用,順理成章。
    原以為我那兩集節目播過也就算了,我可以回過頭靜心再寫回憶錄,沒想到那不但不是一件事的結束,竟是一場大風波的前奏。

    《百家講壇》那以后不再與現代文學館合作,卻主動來與我聯系,說是《〈紅樓夢〉六人談》播出以后,我那兩集收視率頗高,電視節目是制作給手持遙控器的觀眾看的,觀眾看了幾分鐘被吸引住,不拿遙控器將其點開,節目就算沒有白做,為繼續服務觀眾,給他們提供喜聞樂見的節目,他們節目組經過研究,決定邀請我將那兩集的內容充分展開,制作成一個系列節目。
    開始,我照例是拒絕。
    我的形象不佳。我羞于拋頭露面。我不需要依賴電視增大知名度。我知自己的紅學研究心得離主流紅學太遠。我不想卷入高調的爭論。我想做另外的自己喜歡做的事,比如寫回憶錄。歸根結底,我懶得去他們那里錄制什么系列節目。

    糟糕的是,我的拒絕還不夠強硬。我沒有拒絕跟他們節目組的編導們見面。我想的是,電話拒絕可能確實顯得不夠與人為善,當面告訴他們我的性格就是這么放誕詭僻,我不錄節目,并不是否定他們的辛勤勞作,實際上《百家講壇》有的節目我是看的,也覺得不錯,希望他們理解我的性格,同時不要誤會我對他們的尊重與善意。能不能大家見個面,當面說個明白,“一笑泯誤解”之后,便“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呢?
    見面中,他們的“大道理”也好,“中道理”也好,都沒有打動我。*后令我心軟也不是“小道理”而是“小事情”。那幾個編導大體都是“70后”,他們在CCTV工作,不再是原來那種享有“鐵飯碗”的待遇,他們屬于聘任,他們能不能在那個地方站穩,要看他們的工作成績,而工作成績的重要指標,就是所錄制節目的收視率。臺里實施著欄目的“末位淘汰制”,就是倘若你那個欄目連續一段時間在收視率上排在*末位,那么整個欄目就會被取消,“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欄目取消了,制片人都得另謀出路,遑論一般編導?原來我對他們臺里以收視率為圭臬,實行“末位淘汰”并不以為然,以為有的節目雖然收視率低,內容好形式也不錯,應該盡量保留。而且聽說他們據以判斷收視率的“索福瑞”系統,布點量極其有限,未必就能準確體現廣大觀眾的好惡。我曾接受過“收視率是萬惡之源”的說法。但是那天我面對的是幾個活潑潑的生命。他們需要制作出收視率較高的節目以確保他們的基本利益。我想起來曾到他們頻道一個《博物》欄目里,參與錄制過一期談如意的節目,也曾播出,問起來,那欄目就因收視率墊底而撤消,其中的編導也都風來云散,“各自須尋各自門”。剪輯《〈紅樓夢〉六人談》我那兩集的編導,我覺得她還是個小姑娘,她跟我閑聊,原來已經從外地來北京打拼好幾年了,發狠在四環外買了商品樓的單元,首付不菲,每月更要還不老少的房貸……在我來說,收視率不過是個可以任意褒貶的“話題”,對她來說,收視率竟是安身立命的要素!我心既軟,也就違背初衷,竟然沖動中一拍胸脯:“咱們就錄!要講得讓觀眾愛聽愛看,把收視率提上去!”

    2005年初,我陸續錄制了《劉心武揭秘〈紅樓夢〉》系列節目23集,《百家講壇》以每個周末播出一集的方式安排播出。后來有人寫書,說《百家講壇》編導在錄制中常常打斷我的講述,要求我重新按他們的要求再來講述,形容那錄制簡直是把你放到魔鬼的床上,你若超長便將你鋸短,若嫌你短便將你硬抻拉長。這不符合我錄制的實際情況,我在錄制前只有腹稿,寫出來的只是一疊紙片,上面是簡單的提綱,和需引用的《紅樓夢》原文及相關文獻資料摘錄,到現場我往往又會漏掉提綱里列出的,靈機一動補入的不少,并且我做不到在規定的時間(45分鐘)里完成講述,期期超時,有時竟超出一倍,但編導(包括現場導播)從來沒有打斷過我,總是履行他們事先的諾言:“劉老師你隨便講,盡興就好!”我雖即興成分很高,又超時成性,但他們對我的錄制事后多有褒揚鼓勵:“流暢自然,沒有破碎句子,手勢得宜,偶爾走臺(如解釋“草蛇灰線、伏延千里”時)十分生動,整個講述內在邏輯嚴密,如層層剝筍,懸念迭出,讓人聽來上癮……”我問超時是否造成他們剪輯時的麻煩,他們的回答是:“喜歡剪您的節目,沒有什么需要補綴的地方,只是有時候實在舍不得剪掉有的內容,總覺得剪掉可惜,可是由于節目時間的硬性規定,不得不下狠心剪掉,至于您的‘大超時’,我們反而喜出望外,因為可以很便當地改變原來計劃,原定一集變成兩集……”這樣下來,我和那個組的編導合作得很好,我每次講完把那疊紙片交給他們,他們根據錄像參照紙片上的提綱引文先形成節目文字版,其中有他們撰寫的前言后語和串詞,通過電子郵件傳給我,我修訂后再反饋他們,后來我出《劉心武揭秘〈紅樓夢〉》的四部書,其中大部分文字就是以那節目修訂稿為基礎再加工而成的。
    《劉心武揭秘〈紅樓夢〉》系列節目播出后,收視率躥高,據說總體平均的收視率成為那階段欄目里*高的。那時候閻崇年的清史講座收視率也躥高,《百家講壇》一時間成為觀眾喜聞樂見的欄目之一,制片人萬衛名聲大震,編導們也都揚眉吐氣,不消說,他們在臺里的腳跟,是站得穩穩的了。后來我和萬衛有一次交流,形成了幾點共識:電視節目屬于通俗文化,雖然也要兼顧高級知識分子和文盲這兩極,但它所服務的對象還是一般具有中等文化水平的俗眾;《百家講壇》不是把大學文學課堂的講課搬到熒屏,它固然有傳播文化的職責,但必須具有一定的娛樂性,即好懂、易明、有趣、抓人;有人批評《百家講壇》變成了“書場”,當然要防止欄目里的講座一味追求趣味而喪失了文化內涵,但汲取傳統說書藝術親近俗眾的特點,將其作為“瓶”來裝文化的“水”,有利于手持遙控器的觀眾覺得“解渴”而不將其馬上點開,從而拴住觀眾,甚至培養出一批這個欄目的“粉絲”來。
    “揭秘”系列每周播出一集,總的懸念走向是“《紅樓夢》里的秦可卿這個藝術形象的原型究竟是誰?”可是觀眾聽來聽去,覺得就要點出謎底了,卻又生出新的枝杈,還是沒有*后的“大起底”,那期間據說總有熱心的觀眾互相詢問:“秦可卿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么?是不是下一集就見分曉了?”有的急得生氣,有的越聽越疑,但越是氣越是疑他們就越接著聽,我講的目的,《百家講壇》錄播這個系列節目的目的,都并不是要觀眾一定接受我的觀點(這從編導的串詞和我在講座中一再宣布“我不一定對,僅供您參考”一類表述可以證明),而是起到刺激觀眾去翻開《紅樓夢》原書閱讀。這個目的果然達到,有資料顯示,那一時期書店里各種版本的《紅樓夢》銷量大增。
    《百家講壇》那時若干題目的講座都受到歡迎,后來更以易中天的三國講座和于丹的《論語》講座形成大高潮,《百家講壇》成為CCTV的名牌欄目,萬衛后來因此被提升,欄目的編導也大都成為頻道的骨干。
    然而,我的不愉快,卻紛至沓來。

    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作者簡介

    劉心武,1942年出生于四川成都。曾當過中學教師、編輯、《人民文學》雜志主編。1977年發表的短篇小說《班主任》被認為是“傷痕文學”的發軔之作。代表作長篇小說《鐘鼓樓》《四牌樓》,《鐘鼓樓》獲第二屆茅盾文學獎。2005年在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錄制《劉心武揭秘〈紅樓夢〉》等節目,2011年出版《劉心武續紅樓夢》,引發國內新的《紅樓夢》熱。

    商品評論(3條)
    • 主題:劉心武文學

      劉心武:“傷痕文學”發軔之作。

      2020/5/22 8:31:16
      讀者:zjl***(購買過本書)
    • 主題:

      劉心武很有靈性的一個作家。他講的紅樓夢引人入勝。他能把自己的情詩和情感如畫的文字當中。這本書用平時不同的語言講述了對作者的劉心武的創作經驗。

      2019/6/25 14:04:44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劉心武文學回憶錄

      文學路上的成長故事,細細品讀。

      2019/6/23 11:08:14
      讀者:xue***(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澳客彩票网